安布罗斯·博赛德
Ambrose Everett Burnside
Ambrose Burnside2.jpg
绰号 Burn
出生 1824/05/23生于印第安纳州,利伯蒂
死亡 1881/09/13卒于罗德岛州,布里斯托
军衔 North major general.png 少将
指挥 波多马克军团, 俄亥俄军团
战役 First Battle of Bull Run, Battle of Spotsylvania Court House, Battle of Antietam, Burnside's North Carolina Expedition, Battle of North Anna, Battle of Fredericksburg, Battle of Roanoke Island, Battle of Cold Harbor, Morgan's Raid, Knoxville Campaign, Battle of New Bern, Siege of Petersburg, Overland Campaign, Maryland Campaign, Battle of the Crater, Battle of the Wilderness, Battle of South Mountain

安布罗斯·博赛德(Ambrose Everett Burnside)是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北方高级将领。

历史

战前

游戏中的“Burnside”卡宾枪

博赛德1847年毕业于西点军校,在美墨战争末期进行过一些驻防任务。1852年被调往亚当斯堡,1853年他致力于武器研究,并制造出了以其命名的著名卡宾枪“Burnside”。1858年博赛德在国会竞选失利以及军械厂破产后前往伊利诺伊中央铁路就职,在这里结识并交好了自己日后的上司乔治·B·麦克莱伦

内战早期

游戏中的Ambrose Burnside

战争爆发后,博赛德出任民兵准将并组建了罗德岛第1志愿团,在1861年5月2日被委任为上校。随后晋升为志愿兵准将并被委任为即将成立的波多马克军团训练新军。1862年,博赛德率领岸防师在北卡莱罗纳进行了一系列的战斗,并因战功被晋升为志愿兵少将。1862年3月18日他的军队被运往弗吉尼亚的纽波特纽斯,在那里他的部队被整编为波多马克军团的第九军。

在半岛战役失利后,博赛德被委任接替指挥波多马克军团,但他拒绝了,一是出于对麦克莱伦的忠诚,二是出于自己缺少指挥经验。在北弗吉尼亚战役中他分出自己的一部分兵力支援约翰·波普的弗吉尼亚军团。此时他收到了来自费兹·约翰·波特的电报,其中严厉批评了约翰·波普的指挥能力,博赛德将这一电报上交给了自己的上级,随后这些电报在波特被军事审判的过程中作为关键证据发挥了作用。在第二次布尔河战役之后,博赛德拒绝了接手指挥波普的余部。

安提特姆

在马里兰战役开始时,博赛德被委任指挥北军的右翼(第一军和第九军),然而麦克莱伦却在安提特姆时将两个军布置在了北军战线的两端,只让博赛德返回指挥第九军。博赛德暗中并未放弃对两个军的指挥权,通过其他将领传递自己的指示,这一冗余的流程导致了其部未能及时渡河,被南军的狙击手阻挡了很长时间,这被后世称之为“博赛德桥”。尽管在付出了相当的代价后博赛德率军突破了南军防守,成功渡河,但他的受阻使得A·P·希尔的部队有了足够的时间从哈伯斯费里赶到战场,打退了北军冲锋。最终麦克莱伦拒绝了博赛德求援的请求,战局陷入僵持,整个战役以平局结束。

弗雷德里克斯堡

弗雷德里克斯堡战役中,他接替了被免职的麦克莱伦出任波多马克军团指挥官(他本想拒绝,但林肯告诉他如果他不接任,将会由约瑟夫·胡克继任,而博赛德并不喜欢胡克。)然而北军在弗雷德里克斯堡冒进的浮桥渡河战术很快就尝到了苦头,在连番突击失利后,博赛德一度打算自己亲自率领第九军冲锋,但被军官劝说取消了这一念头,自此他与属下的关系开始恶化。战后他担下了所有责任并请求辞职,但没有被允许,他因这一灾难性的失利被反对者称为“弗雷得里克斯堡的屠夫”。 在1863年1月,博赛德又阻止了针对罗伯特·E·李的第二轮攻势,但是赶上寒冬而一无所成,这一行动又因此被嘲笑为“泥地进军”。愤怒的博赛德将一些抗命的军官送上了军事法庭并再次请求辞职,林肯在1月26日任命约瑟夫·胡克接任了他,但再次拒绝了他退休的请求,而是将博赛德调往了较为太平的俄亥俄军区。

内战末期

在东田纳西,博赛德进行了一些小规模的战斗,直到1864年他被重新凋回东线指挥第九军,在这里他将第九军壮大到21000人并参加了彼得斯堡战役。在“弹坑之战”中,他遭遇了自己生涯中的第二次低谷。7月30日,北军经过数个礼拜的准备,在彼得斯堡的防线上通过地道炸开了一个缺口,博赛德本来制定了完备的进攻计划,并且提前选定了进攻的先锋——针对突击战事进行过特训的部队,由爱德华·费列罗准将率领的黑人师的两个旅(United States Colored Troops)。然而就在计划即将进行时,乔治·G·米德叫停了这一计划,因为米德对突击行动缺乏信心,认为一旦失利,黑人部队将会遭受惨重伤亡,进而演化成为一场政治灾难。博赛德抗议无效,只好另选白人部队担任冲锋,然而他的部下并未有人自告奋勇,无奈之下只好进行抓阄,抽到签的是詹姆斯·莱德尔的部队,莱德尔并未将全部情况告诉自己的士兵,导致准备不足,在冲锋当日莱德尔因醉酒留在了战线之后,丝毫没有发挥指挥作用。群龙无首的北军冲进了弹坑(而非之前计划的在弹坑两侧活动),南军在威廉·马洪准将的率领下迅速堵住了缺口,北军成为了弹坑里的活靶子。最终战斗以北军全面溃败而告终,尤利西斯·S·格兰特错失了攻克彼得斯堡的最好机会,取而代之的是又一轮长达八个月的艰苦壕堑战。是役过后,博赛德被解除职务,从此再没有返回到内战战场。

战后

战后,美国国会战争管理联席委员会洗脱了博赛德的罪名,将弹坑之战的责任归在米德头上。

离开军界后博赛德先后在多家铁路工业公司任董事,并曾出任罗德岛州的州长、美国参议员。1869年5月25日,博赛德死于心脏病突发。

遗产

罗得岛州 普罗维登斯博赛德公园里的博赛德塑像

博赛德在军政两届都有着不错的人缘,颇受欢迎,然而他的从军历程一直非常坎坷,杰弗里·D·沃特称其为“最不幸的指挥官。”,布鲁斯·卡顿则评价博赛德“……不断证明着自己在上校以上军衔的军事生涯就是个悲剧……他是简单、诚实、忠诚的士兵……而且谦卑……”

  • 连鬓胡须(sideburns):博赛德的面部胡须造型别具一格,这种造型在日后被称为“sideburns”,来自他的名字“burnside”
  • 以博赛德命名的地名:
    • 罗得岛州布里斯托的一条街
    • 肯塔基州的博赛德
    • 伊利诺伊州的新博赛德

参考文献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