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T·谢尔曼
William Tecumseh Sherman
William-Tecumseh-Sherman.jpg
1865年的谢尔曼少将,左臂上的黑带是为了哀悼已故总统亚伯拉罕·林肯
绰号 "Cump"
"Uncle Billy" (被麾下士兵)
出生 1820/02/08生于俄亥俄州,兰开斯特
死亡 1891/02/14卒于纽约州,纽约
安葬 骑兵公墓
密苏里州,圣刘易斯
军衔 North major general.png 少将
指挥 第十五军(1863), 田纳西军团(1863–1864), 密西西比军区(1864–1865)
战役 First Battle of Bull Run, Battle of Shiloh, Vicksburg Campaign, Jackson Expedition, Chattanooga Campaign, Battle of Meridian, Atlanta Campaign, Sherman's March to the Sea, Carolinas Campaign

威廉·T·谢尔曼(William Tecumseh Sherman),又被译作“舍曼”、“谢尔门”,是美国内战时期北方的高级将领。他与尤利西斯·S·格兰特一同拟定了“东西战线协同作战”计划,彻底击败了南军。战后曾担任陆军总司令(1869年3月8日 – 1883年11月1日)。

历史

早年

谢尔曼1840年以优秀的成绩毕业于美国军事学院(西点军校),与大部分西点毕业生不同的是,谢尔曼并未参加美墨战争。

1861年5月14日,谢尔曼被授予上校军衔,指挥美军第13步兵师,但这只是一个空番号,并未组建完成。谢尔曼真正的第一支部队是由3个月期限的志愿兵所组成的一个旅。在第一次布尔河战役中,谢尔曼成为北军军官中为数不多有着良好战绩的一个,但是役中他膝盖和肩膀中弹。随着北军在布尔河惨败,谢尔曼开始怀疑自己的指挥能力和志愿兵的战斗力,尽管如此,林肯访问了他的部队后还是感到印象深刻,并将其擢升为志愿兵准将。随后他被委任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罗伯特·安德森的康伯兰战区之下并在10月份接替了安德森的职位。

被升职的谢尔曼却未能更进一步,相反的,他经常陷入忧虑和自我怀疑,在肯塔基任职期间,他频频向华盛顿特区抱怨资源短缺同时过分夸大南军战力,时任战争部长西蒙·卡梅隆在视察肯塔基后给了谢尔曼非常差的评价。1861年11月谢尔曼从任上辞职,职务由唐·卡洛斯·比尔接任。随后谢尔曼被调往密苏里州,不久后他的长官亨利·W·哈莱克认为谢尔曼不能胜任工作将其免职。谢尔曼回乡休整后陷入了更深的抑郁和崩溃,甚至一度试图自杀。媒体则添油加醋称其“精神失常”。12月谢尔曼重返密苏里任职,并为尤利西斯·S·格兰特提供后期保障。尽管谢尔曼当时的军衔高于格兰特,他还是向格兰特写信并声称“……我对你深信不疑,愿任凭差遣。”

转折

1864年的谢尔曼

1862年3月1日,谢尔曼如愿为格兰特效力,他被委任为田纳西军团的第5师指挥官。不久之后他就参加了希洛战役。战役开始后,谢尔曼无视了民兵送来的南军情报,也没有做任何预警,以避免过度谨慎被别人认为自己“又疯了”。当南军发起攻击时,北军猝不及防,但谢尔曼迅速的重整了部队并展开了有序的撤退,避免了北军被彻底击溃。战后他得到了格兰特和哈莱克的嘉奖,并被擢升为志愿军少将。

希洛战役结束后,格兰特因为和哈莱克不合,萌生去意,谢尔曼劝阻了他,并对格兰特说:“在希洛战役之前,我被报纸称作是“疯子”,但这场战斗赐予了我新生,现在的我斗志昂扬。”他开导格兰特只需忍耐留在军中“转机就会到来。”果不其然,7月份哈莱克升任总司令前往东部,谢尔曼被任命为新占孟菲斯州的军事长官。

随后谢尔曼在维克斯堡战役期间在格兰特指挥下作战,并未取得耀眼的战绩,并一度质疑格兰特的非常规战术,但还是极为忠诚的执行了命令。援引历史学家约翰·D·温特斯的评价:

……他在维克斯堡之前从未展现出自己的军事天赋和领导能力,从肯塔基被解职、一度被莫名恐惧逼上自杀道路的谢尔曼终于在格兰特的麾下于希洛战役和科尼斯之后重新走向成功。如果他搞砸了维克斯堡的任务,事实上战局开始就非常不利,那么他肯定不会再有更高的成就。作为一个”人“,谢尔曼是力量与软弱的结合体。尽管他急躁、易怒、阴郁、暴躁、固执,阴晴难料,但他却有着士兵的优秀品格。他的手下对他忠心不二,同僚也倾慕他。


亚特兰大

1863年7月4日,谢尔曼被授予正规军准将军衔,格兰特升任西部战线总指挥后,谢尔曼继任为田纳西军团司令。这时康伯兰军团在奇卡莫加战役中被南军布拉克斯顿·布拉格的田纳西军团击败,并于奇卡莫加陷入包围。谢尔曼奉命前往解围,期间谢尔曼在格兰特的指挥之下取得了一些列的胜利,1864年2月,他率领一支远征军进入密西西比的默里迪恩。

1864年春天,格兰特升任全军总指挥并前往东线,格兰特将西线的指挥权交给了谢尔曼。也就是这时,谢尔曼和格兰特拟定了东西线协同作战的计划。紧接着,谢尔曼指挥三路大军入侵佐治亚州—乔治·H·托马斯率领的康伯兰军团60000人,詹姆斯·B·麦克弗森的田纳西军团25000人,约翰·M·斯科菲尔德的俄亥俄军团13000人。谢尔曼的部队进行了一次长程的机动作战,虽然在肯尼索山一役中遭受了惨重损失,但战略上取得了胜利,并迫使谨慎的南军指挥约瑟夫·E·约翰斯顿被激进的约翰·B·胡克所替代。 1864年9月2日,长途进军的谢尔曼攻下被胡克放弃的亚特兰大,彼时林肯在选举中处于下风,前北军高级将领乔治·B·麦克莱伦的民主党暂处优势。而谢尔曼的胜利挽救了亚伯拉罕·林肯。谢尔曼将居民从亚特兰大清空,然后下令烧光所有军政建筑,许多私人住宅和商店收到牵连。而这一行径仅仅是谢尔曼大军焦土政策的开端。

向大海进军

向大海进军

9、10月间,谢尔曼和胡克在佐治亚和阿拉巴马进行了一系列“捉迷藏”式的作战,最终谢尔曼获得了上司的批准,放弃所有通讯,一路轻装南下。用谢尔曼的话来说他要让“佐治亚哭嚎”。谢尔曼留下乔治·H·托马斯约翰·M·斯科菲尔德对付胡克,自己率领主力向萨凡纳进军,期间共焚毁破坏了超过1亿美元的财产。他将这一战术成为“硬战”,被后世列为“全面战争”的一种,即以破坏财产和物质资料为目的从根本上削弱和打击对手。1864年12月21日,谢尔曼占领萨凡纳,并向林肯传达了一条著名的信息,将萨凡纳成作为圣诞赠礼献给了总统。一时间谢尔曼占据了北方各大报纸的版面,相比之下格兰特在东线正与罗伯特·E·李陷入苦战,鲜有捷报。国会甚至提起了一项议案,要授予谢尔曼和格兰特一样的军衔(中将),或许甚至会让谢尔曼代替格兰特出任总司令。谢尔曼得知后向自己的哥哥,参议员约翰·谢尔曼以及格兰特写信,言辞强烈的拒绝了这些提议,他说:

格兰特将军是一位伟大的指挥官,我了解他,当我发疯时,他会支持我,当他醉酒时,我会支持他;现在,长官,我们会相互扶持。


随后谢尔曼挥师北上,直指第一个独立州——南卡莱罗纳州,一路几乎未遭遇到有利的抵抗,1865年2月17日,谢尔曼攻克了南卡首府哥伦比亚。当夜市区燃起大火,直到次日清晨,绝大部分的中心城区被烧毁。随后谢尔曼继续北上,直到在北卡莱罗纳与联邦军队会师。随着李在阿波马托克斯投降,谢尔曼亦接受了约翰斯顿一部的投降。战争结束后,谢尔曼带着他的60000大军返回华盛顿,并在接受了大阅兵仪式后就地解散。当年谢尔曼就是在此地开始了自己的内战军事生涯——从担任一个不存在的步兵团上校团长开始,最终成为了联邦军队的第二号指挥官。

遗产

战术贡献

对于谢尔曼的战术战略评价褒贬不一,但他在后期保障和大战略上有诸多建树。著名军事历史学家B·H·莱德尔·哈特将谢尔曼与大西庇阿、贝利塞留、拿破仑·波拿巴、T·E·劳伦斯和隆美尔并称为人类战争史上最重要的战术家之一,并称谢尔曼是“第一位现代将军”。哈特认为谢尔曼的机动作战(非直接接触)突出的表现在亚特兰大战役中,对自己所开创的“机械化战争”理论影响很大,而哈特的理论后来又深深影响了二战中海因茨·古德里安的“闪电战”以及隆美尔的坦克战术。 “向海洋进军”中的“全面战争”战术亦有颇多争议,谢尔曼本人认为他只是忠实执行了林肯和格兰特的命令部署。但无论如何,谢尔曼的战略客观上摧毁了南军的后方,加速了南北战争的进程。

命名纪念

  • 美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广泛应用的“M4 谢尔曼”轻型坦克
  • 谢尔曼将军树
  • 诸多塑像

谢尔曼宣言

谢尔曼曾经表示决不竞选美国总统,并留下了“if nominated, I will not accept; if elected, I will not serve(如果被提名,我不会接受;如果被选上,我不会就职。)”的“谢尔曼宣言”,被后世政客频繁引述,作为表达不参选决心的套辞。

资料来源与注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