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森·本福德·佛瑞斯特
Nathan Bedford Forrest
NathanBedfordForrest.jpg
绰号 Old Bed
Devil Forrest
Wizard of the Saddle
出生 1821/07/13生于田纳西州,查佩尔山
死亡 1877/10/29卒于田纳西州,孟菲斯
安葬 健康科学公园
孟菲斯
军衔 South lieutenant general.png 中将
指挥 田纳西第3骑兵团, 佛瑞斯特骑兵旅, 佛瑞斯特骑兵师, 佛瑞斯特骑兵军
部队 White's Company, TN Mounted Rifles
战役 Battle of Fort DonelsonBattle of ShilohFirst Battle of MurfreesboroBattle of ChickamaugaBattle of Fort PillowBattle of Brice's CrossroadsBattle of TupeloSecond Battle of MemphisThird Battle of MurfreesboroBattle of NashvilleWilson's Raid

内森·本福德·佛瑞斯特(Nathan Bedford Forrest),在世时被称作“本福德·佛瑞斯特”,是美国内战时期的南军高级将领。他以自学成才,残酷和极富建树的骑兵指挥经历而闻名。战后成为南方的代言人。1868年作为田纳西的宣誓代表参加了纽约民主党代表大会。佛瑞斯特还曾出任过三K党的首任大祭师,但随后逐渐离开了这一组织。

历史

早年

佛瑞斯特出身于田纳西一个贫穷的爱尔兰—苏格兰血统家庭,没有任何背景和后台,他白手起家成为了孟菲斯的大庄园主和奴隶主,精于观察,富有精力且勇莽好斗。内战爆发后,佛瑞斯特随同自己的儿子和弟弟一起报名入伍,加入南军,在田纳西骑枪兵团服役并在怀特堡受训。在目睹了军队的装备后,他自己出钱购买了战马和武器武装了整个团。

他也因此引起了上级的注意,州长依沙姆·G·哈里斯惊讶于像他这样富有的人在具有兵役豁免权(庄园主)的情况下还会愿意做一名列兵。于是佛瑞斯特被授予中校军衔,奉命筹建一个营的山地骑兵。1861年8月,佛瑞斯特升任为田纳西第3骑兵团的团长。尽管佛瑞斯特从未有过任何军事经验,但是他很快便展示出了自己的战术天分,迅速自学成才。

早期

当时南北双方均从田纳西征兵,约有10000人加入了南军,50000人加入了北军,佛瑞斯特的招兵海报上写的是“提供更好的马匹和武器”以及“如果你想杀几个北方佬。”在萨克拉门托战役中,佛瑞斯特带头冲锋,并因此获得嘉奖。随后1862年2月,佛瑞斯特在德内尔森堡战役中再次表现突出,他俘获了一队北军炮兵,然后突破了由尤利西斯·S·格兰特将军指挥的防线。佛瑞斯特集结了4000人并成功渡河。随后佛瑞斯特又成功保全了纳什维尔的火炮工厂。在1862年4月6日及7日,佛瑞斯特参加了希洛战役。战役中负责殿后的佛瑞斯特陷入肉搏战并被射中脊椎,战后在未经麻醉的情况下取出了弹丸。

1862年7月,佛瑞斯特被擢升为准将,同年12月,布拉克斯顿·布拉格将军将他的老兵掉给了其他部队,并让他训练新军,在抗议无效后,佛瑞斯特招募了2000缺枪少弹的新兵。随后布拉克斯命令佛瑞斯特深入西田纳西进行劫掠,以牵制意图进攻维克斯堡的尤利西斯·S·格兰特。佛瑞斯特只能从命,然而在他的灵活机动指挥之下,这一不可能的自杀任务最终取得了成功,在将数千田纳西北军搞的晕头转向后,佛瑞斯特带着比出发时更多的人返回了营地,而且全部由掠夺而来的北军装备武装一新。迫使格兰特推迟了维克斯堡战役,根据格兰特身边的人说,佛瑞斯特是格兰特唯一害怕的骑兵将领。

皮勒堡

1864年4月12日,佛瑞斯特攻克了皮勒堡,在战斗中许多非裔士兵被杀,5月3日引发了后世诸多争议,是日许多俘虏被杀,其中包括黑人士兵以及田纳西州的白人联邦分子和南军逃兵。一些人指控是佛瑞斯特主导并授权了这一起谋杀,而南军士兵则声称是北军俘虏拒绝缴械在先,南军出于自卫杀死了这些俘虏。这一事件在战后伴随着种族冲突被重提激辩了许多年。

内战末期

1864年6月10日,佛瑞斯特在布莱斯岔路迎来了自己军事生涯最大的一次胜利,他用3500人击溃了北军由萨缪尔·D·斯特吉斯准将指挥的8500人。随后佛瑞斯特一直在田纳西袭扰北军的补给线直到在富兰克林—纳什维尔战役中被击败,约翰·B·胡克的军队最终被摧毁,佛瑞斯特在殿后过程中尽力掩护胡克部剩余的部队撤退,战后因此被晋升为中将。

1965年,佛瑞斯特试图做最后的抵抗,但节节败退,4月2日,在收到罗伯特·E·李投降的消息后,佛瑞斯特也选择了投降。

遗产

佛瑞斯特在军事上最大的贡献是对于机动作战的全新尝试,他的骑兵大部分时间不是在马上作战,而是将马匹作为快速运输工具,以步兵难以企及的速度进行移动和调配,在抵达目的地后下马将马匹掩蔽,进行步兵作战。这一战术堪称是十九世纪的“机械化步兵”战术。

参考文献

0.0
0人评价
avatar